从陈赞辞世到鞭笞生存,蔡添明依旧跑掉了

作者: 新闻资讯  发布:2019-08-10

1997年之后,香港电影用了十几年的时间见证了何为焦虑恐慌和一蹶不振,几乎每一位香港名导演来内地拍片,都会下意识进行着自我矮化,一边自以为是在迁就内地观众的智商,一边把商业功能和功利思路发挥到极致,造成了北望之后、态度丧失的困境窘局。而这个困局在2013年被杜琪峰的《毒战》初步打破,一部酣畅淋漓又略带妥协的银河之作令内地影迷看到了港式警匪的格局与气质。

  在影院里看纯正的银河电影是一件十分兴奋的事,不得不说,过去守着小小的电脑屏幕看《枪火》、《放逐》、《PTU》和《黑社会》,如今再转向宽广的大银幕看《毒战》,一中激动不已的神圣感由衷而发。除去那两部不痛不痒的《单身男女》和《高海拔之恋2》,以及那部转型倾向过于浓厚的《夺命金》,《毒战》算是杜琪峰第一部正式在内地上映的传统银河黑色警匪片,杜琪峰和韦家辉在风格方面全面回归最经典时期的冷酷黑色调,故事上也依旧是有关宿命的悲观讨论,影迷甚至可以在《毒战》中看到许多经典银河黑色电影的影子,形如香港毒贩七人帮完全可以看做是《神探》中林家栋的多重暗鬼人格的变种,结局惨烈的突发性乱战更是将以静制动的众人持枪站位、如雾般飘渺的鲜血等等这些银河映像符号化的动作场面重新展现在观众眼前。所以,《毒战》是一部十分值得影迷玩味的电影。
  从本质上说,银河映像的黑色电影大多都是黑暗、反体质,强调宿命的不可逃避,流露着一股无奈的哀伤,却也歌颂悲情、友情和死亡,嘲讽社会丑态。《放逐》结尾群舞似的同归于尽和《复仇》中的垃圾场赴死,虽然主角们战死,却是犹如进行一场仪式般庄严肃穆,杜琪峰用死亡将影片的情绪由消极转化为了积极,同样的,《黑社会2》结尾张家辉流着血潇洒地将古天乐的名片丢入夜色,《文雀》夜雨黑伞下的浪漫雅贼,《PTU》黑色幽默的良好结局,都可看作杜琪峰黑色电影的积极态度。但是,这些东西到了《毒战》中几乎不复存在,电影展现了一个令人厌恶恐惧的死刑毒贩如动物般泯灭人性的求生未遂,古天乐饰演的毒贩蔡添明在内地落网后为了逃脱死刑,先通过出卖朋友协助警方办案妄图求得死缓,后来又在事件缓冲中私下布置试图彻底逃脱,甚至不惜在最后的乱战中用小学生当做掩体,毫不犹豫的枪杀同伴和中枪警察来求得生存。影片最震撼我的是结尾蔡添明为了摆脱手铐而夹断了手腕,又接连如鞭尸般干掉了半死的孙红雷和郭涛等人,但最终还是被孙红雷用最后一口气将自己的脚腕和他的手腕铐在了一起——人永远没法逃脱宿命的惩戒。
  从电影的公映版来看,无论是相貌还是行为,杜琪峰对蔡添明这个角色的求生行径是十分厌恶的,这可能是受到内地审查的限制,如果真如传闻中所说存在双结局,那可能会有一个更加黑暗的版本,毕竟个人觉得注射死刑这个结果放在全片中显得有些突兀,好像强加进去似的,瞬间转入了程式化的主旋律俗套。不过虽然存在审查上的限制,但杜琪峰还是将《毒战》赋予了足够的暗色调,并且可以说是近年来的银河作品中最黑和最冷的一部。《毒战》的故事虽然发生在内地,讲述了公安与毒贩间的周旋,但杜琪峰在审查的基础上最大限度的模糊了对立关系,孙红雷率领的公安缉毒警略去了办案动机和背景,冷峻的表演形式和强硬的执法态度赋予了角色一层灰色的色彩,古天乐率领的众毒贩困兽犹斗,却也不乏彼此的感情,双方身份属性的改变使得警匪之间本来的正邪对决更像是一场狗咬狗的毁灭之路,这其中没有明确的对错,有的只是一个个在对错之间徘徊的灰色灵魂。杜琪峰是属于香港的,他镜头下的香港幽雨暗巷,日落飞絮,充满着诗意,但是《毒战》中的内地堪称黑、乱、脏的代名词,强大的公安干警竟然在与两个聋哑人悍匪的火拼中死伤惨重,就连小学生放学这样的场景杜琪峰也用冷冷的广角俯拍远远地呈现,港人对内地的不信任被杜琪峰巧妙运用,转化为了黑色的视觉冲击力。
  许多人认为《毒战》这样的电影能在内地上映得益于审查制度的进步,我倒觉得《毒战》这种情况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它有着特殊的身份与题材以及制作班底,就算不能足本上映,也必定会经删减后而登陆内地,它需要内地市场,内地也确实需要《毒战》这样目前看来在数量和质量上略显匮乏的佳作,所以,真正的放宽与否不是一部电影的批条所能衡量的。我们能做的,只是在观望审查之外继续寻觅《毒战》这样的特例,形如即将杀到的“姜戈”。

银河映像不是第一次来内地拍片,但却是第一次将自己赖以风格化的警匪题材搬到了大陆背景下,纯正的港式班底熟练运用各式内地元素:从对孙红雷、黄奕、李晶、郭涛的使用,到公安办案的严格考究和纪录,杜琪峰和韦家辉都下了极大的功夫,他们观察内地规则,并力图重现模仿,绝不含糊和猜度,这和他们过去的态度很是不同。

过去,杜琪峰喜欢给自己的电影拍双结局,就算是在字幕后生硬的加上一段“犯人都自首了”的主旋律,他也从未放弃过这个不知在讽刺谁的恶趣味。但《毒战》里,蔡添明死得干脆利落,杜琪峰甚至用了一段长镜头来表现他的死刑现场,并乐见其成的将这个片段剪进了预告片里。在杜琪峰过往的概念里,蔡添明应该会逃跑成功,像是《暗战》里的刘德华飘然远去,像《枪火》中5位硬汉枪火四溅中全身而退,像《夺命金》中何韵诗提着一口袋现钞消失人海。而《毒战》的最终,蔡添明牺牲了所有为他活下来的敌人和朋友后,却被孙红雷拷在了枪林弹雨后,虑不得脱,功亏一篑。

但蔡添明一心求生的整个过程却又非常的杜琪峰,杜氏电影总有自己的生命哲学,他的人物,无论是警察还是杀手,或是匪徒、侠士,命运总是不受自己所控,却被大时势催逼着活下去。杜琪峰与韦家辉的故事中,正邪之分的道德感很模糊,只有令人不快的意外和纵横交错的情节,像人生一样,环环相扣、感伤浪漫、非常突然、毫无道理可讲。所以,蔡添明的故事除了发生在内地之外,基础性的起承转合都符合银河映像以往的气质:一场看似和与主线无关的意外车祸引发了蔡添明的被捕、一次看似水到渠成的合作引来了幕后的毒贩大佬、一个计划良好的脱逃之计遭遇了暴徒的意外冲击、一场非常突然的火拼带来了宿命般的全灭,每个人都很偶然、都很被迫的走入自己的命运,只为成全蔡添明的逃脱升天。

片尾的枪火大战则引发了电影的全面高潮,警 匪 暴徒 蔡添明的站位明确清晰,杜琪峰的镜头调度节制而冷峻,节奏处理神采飞扬,充满着“银河式”枪战的简约美感,当然,这一次,《枪火》与《放逐》中通过枪战所表达的感性与浪漫缺席了,换之成为了赤裸裸的死亡炫耀与暴力美学。杜琪峰想讨论的是“人心还能有多坏。”很奇怪,这个不像是银河映像想讨论的问题,人心多坏有什么关系吗?宿命的意外、黑色的讽喻和浪漫的人生不才是银河永恒的母题吗?

所以,“其实哦,蔡添明最后还是跑掉的。”要到影片上映之后,古天乐才说起《毒战》也有双结局,蔡添明逃脱8年之后,在云南鹊桥上贩毒,黄奕带着人来抓他,他迅速跳下了桥,摔断了腿,一拐一拐的慢慢爬走,依然成功脱逃,“电影里这个死刑结尾是杜琪峰后来才想出来的。”古天乐笑着说,他看起来有点意味深长,和蔡添明一样。

(原载《南方人物周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托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六肖免费公开资料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从陈赞辞世到鞭笞生存,蔡添明依旧跑掉了

关键词: 六肖王

上一篇:尽恐怕關頭8,之後寥寥
下一篇:没有了